画外一方

蘩和她的画外一方 微博号: 隽妤的画外一方

#簪钗记事#


-拾伍-


蔻梦。

       与回忆这个东西打交道其实是件挺麻烦的事,因为我不清楚它会怎么影响我。

        回忆它会骗人的,它会叫人不自觉地剔除让人尴尬的部分,所以人们常觉得过去美好。我最喜欢回忆安静的午间, 认真的少年在一旁刷题, 我站在教室的窗台前写信幻想或偷懒趴着休息。还有初春时节,与友人聊天散步追柳絮看桃花,或者一个人踱过阳光轻抚的回廊,去图书馆搜寻没看过的侦探小说。再或者举着相机去少有人去的角落记录下无人赏的花朵……这些过往真是让人留恋,可是过往,它不只有一面。

      还记得曾经有个多年未联系的故人,在大学的某一天忽然来向我为一桩事道歉。一方面我挺佩服他干脆地直面过去,一方面我又茫然,茫然这道歉的意义所在。年少时很多事是没有谁对不起谁的,我们都知彼此都有过错。曾经就已经在交流上有问题,现在还能更深地交流吗?

      时间可以冲淡很多东西,但是很多事无法改变。在价值观不同、个人际遇完全不同了的情况下,交叉过后的直线是不可能再有交集的。让已经放下的过去停在记忆里也挺好,至少它还是温和地、温暖地存在着。

      嘘!不要揭开它,那些笼着烟的豆蔻梦境。感恩所有为你的生命带来厚度的过去,祝福记忆里的他们都能各自安好,然后去做好当下的自己吧。

     


评论
热度(11)
©画外一方 | Powered by LOFTER